一部电影一类人生 一个虚散一个真实

2009-03-18|我爱打折网|关注55:

A3:

  “中产阶级正在享乐中走向死亡、中产阶级的电影和他们的趣味正在享乐中走向死亡。70年代初,意大利的经济衰退和政治斗争的复杂,使所有知识分子都感到无所适从的迷茫。享乐,成了他们逃避的方式,这种逃避必然导致精神空虚而最终走向死亡。”
  上面这段话是我在某篇影评中看到的,老实说读这样的文字每次都会令我哭笑不得,看电影应该是件轻松的差使,但总有人读出沉重和严肃的主题,而那些影评写的也都是so fast to live so young to die这样的悲壮话题,还凝聚着挑战、思索、批判等等沉重情绪,我也试图投入,但每次都被弄得大笑不已。
  我不认为一个45岁的意大利中年导演整日只会考虑着愤青才去想的事,在我看来艺术家的腰身应当永远保持中直,他们要做并且应当做的只是把生活中的不同层面轻缓地推向幕前,然任由世人的舌头把它们咀嚼得索然无味。
  “At the end of their extremism they discover the only true reality - the inescapable reality of death. The only problem with this life is how to end it.”——FERRERI(他们在极端的行为最后终于发现了无法避免的关于死亡的真相——那就是,反正最后谁都不免一死,一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怎么去结束生命。”——本片导演费雷里)
  如果导演的初衷就是在生命与死亡之间放烟花,我宁愿去看北野武,至少那种宁静祥和的气氛更能给我震慑。也许延后二十年,费雷里会采用一种更显谦和平淡的手法去处理影片的结尾,而不是用陆续暴毙的四具男尸来徒增影片暂时的冲击力,却破坏了那股静默的杀伤和整体的韵律。
  相比之下我更喜欢影片的前半部分。我喜欢看到他们持续不断地把整车食物烹熟,然后用刀叉切成大块大块后放进嘴里;我喜欢看到他们双颊上的咀嚼肌优雅的牵动,从喉头发出连绵不绝、源远流长的吞咽声;我还喜欢他们在饭桌上放映各种圣像、裸女的幻灯片,从酒杯的光影中看去显得很是光怪陆离。
  这些让我感到生命像水银一样在流逝。

B3:

  我经常在薪水花光了之后很深沉地躺在沙发上和胖子讨论那些形而上下左右的问题。
  “如果吃同一个东西可以有多个选择,那么所有人都会认为他吃掉的一个不是最好的一个,从而进行他的选择而失去再创造的想象力,那生活也就同样无趣了。”
  “有道理。”胖子说。但是大家的肚子都饿了。
  能吃的只有方便面而已。1.5元一包,各色口味兼备,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对钱包和肚子同样干瘪的人具有良好疗效。锅里的热气在我的面前腾腾升起,胖子吐噜着面条龇牙咧嘴地说,“花出去的钱也不可逆。”

A4:

  “食色性也”——费雷里并没有忘记这条古训,况且淫靡的主题本就是电影艺术取巧的一条捷径,因此我们才得以看到斟满葡萄酒的琥珀色杯子与裸女交映成趣的精彩场面。我在上面提到的那篇影评中认为女教师安德鲁角色的设定是为了把整部影片颓废荒诞的主题推向一个更高的高度,从而在令人如坐针毡的影片观看中逼迫观众对它做出思考和评判。对此我只能偷偷地告诉你们,这种想法实在是太好笑了,真的。
  一群学生在女教师安德鲁的带领下到院子里参观,被邀请到房子里吃点东西,然后安德鲁便留下了。自小没有母亲,有着深刻恋母情结的法官菲利浦很快爱上了这个和他奶娘一样强壮丰满的女教师,先是向她讲述了自己的身世,不久干脆到大厅宣布了两个人订了婚。 不久后在淫糜的气氛下安德鲁又很快和其他人发生了暧昧的关系,在四个男人凌乱的吵闹中影片拉开了死亡的序幕。
  我相信对于费雷里而言,只是想在整部影片中在生命与死亡之间找到一条有机的纽带,在发掘了太多无所适从的迷茫之后,便有了这样离经叛道的选择。也许有人把安德鲁的出现看作是加速了通向死亡进程的催化剂,但我想费雷里更多地把她倾向于一个旁观者,一个对生命通向死亡进程的见证人,尽管她鲜活地周旋于四个男人中间,甚至直接导致了飞行员马切洛与法官菲利浦的死亡,但在咀嚼声构成的生命交响曲中,安德鲁永远身居旋律之外。

B4: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吃喝委员会保持着平均每周一次的聚餐活动,而每次的人数也都在七、八个人左右,大家从最初的陌生、矜持乃至某种程度上的虚伪,逐渐变得言行无忌甚至放浪形骸,不再具有任何本质意义而又失去了新鲜感的话语再不能刺穿我的耳膜,撩动我的神经。透过杯盘觥筹我看到许多麻木却又逼真的脸,这常常使我产生在蜡像馆做客的错觉,但耳边极富韵律的咀嚼声却又是那样的清晰,仿佛提醒我生命在以某种近似宗教的神秘仪式悄然进行。
  我根本没有勇气期待这声音会伴我终其一生,即使是这样,在我的忍耐力远未达到限度之前,同性间无聊的笑话与异性间暧昧的眼神已令其嘎然停止,原有和谐的生命韵律被割破空气的尖锐啸声彻底破坏,我看到饭桌上方昏黄的灯光从胖子侧面的脸颊倾泻而下,就像冷汗从峭壁滴落。
三个月后,吃喝委员会宣告解散。
  我们作为告别纪念的最后一次活动选在了南城新开张的一家川菜馆,大概是物美价廉的原因,那里人气旺得竟然不接受订位。我们坐在大堂临街的一张长凳上发呆,等着手中的号码被叫到。
  “你看过《极乐大餐》吗?”我扭过头问胖子,“是部外国电影。”
  胖子并没有答腔,就在这时服务员喊出了我们手中牌子上的数字,于是胖子一脸严肃地站起身,朝着声音传出的方向义无反顾的疾走而去,我站在他的后面,看着他努力而又艰难地挤过一道道人墙,在恍惚中渐行的背影像少年啦飞驰。

点击查看原帖

(责任编辑:55资讯C)

分享:

提示:试试"← →"可以实现快速翻页

网友热评

去天猫购买露得清专区步步寻她微电影

去天猫购买露得清专区如何选择防晒

扫描下载客户端 | 扫描下载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