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推荐
||||

9月4日凌晨1:20今生无法忘记的时间

2009-03-19我爱打折网我要评论


  “太好了,哎,你真会使劲儿!”大夫鼓励我“就这样,宫缩的时候再次用力!”当时只有一个信念,就是尽快把宝宝生出来,在撕裂的疼痛伴随畅快的感觉,那是宝宝在产道里配合的感觉,我像抓住救命稻草般权利感受畅快的感觉,尽力忽略撕裂的痛。如果说在此时我看到了自己从未认识到的母性的隐忍,在生产时表现的淋漓尽致,不如说我重新认识到了自己自控力。我疯狂的寻找一切让我觉得舒服的感觉,让我不懈的安慰话语,我不停的在心里对自己说:“还能怎么样?也就这样了吧?有什么了不起的?”“能死吗?不能!这种疼,连晕都不能,怕什么?”“清醒,一定要清醒!镇定!镇定!”“不能喊,一喊就没有力气了,我要保存体力!光喊也没用,让人笑话!”
  “别使劲了,我说她怎么这么会使劲啊,哈气,哈气。”助产士慌张的对我说,随后转头向其他大夫说“赶快消毒、准备,这个产妇太快了。”我用学到的哈气方法配合大夫的吩咐,哈气让我有些头晕,我只听见好多大夫丁丁当当的准备声音。说实在的,当宫缩在一次来临的时候控制自己不用力是很难的,这是孩子拼命的往外使劲,而你偏不让他出来,我疼得头不停的在床上摇。
  一个大夫走上来对我说:“我现在给你打麻药,你需要侧切。”虱子多了不咬,债多了不愁。再多一下疼已经无所谓。边打针,大夫边说:“一会让你使劲的时候,再用力,说停的时候一定哈气,千万别用力,不然阴部会撕伤的。”
  这个道理我懂,又有一个大夫站在我的左边,举着冰冷的手术剪,剪子张着口,随时准备进行侧切。不知道从哪个大夫发令“使劲!”我用尽浑身的力量,包括嗓子肌肉在用力的时候,终于喊出了这些天一直没有喊出的声音。我听到了咔嚓的一声,疼痛从下体穿到心脏,同时,一股暖流和一个物体随着我最后一次用力,排出体外。
  “哇”洪亮地哭声充满了整个屋子,剧烈的疼痛忽然消失了。被剪子豁开的伤口也开始觉得木木的。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松懈下来,大脑一片空白。我像知了被扒开并抛弃的壳子般空洞。以前无数次的幻想着听到豆丁降生时的哭声,我应该是如何如何的激动,眼泪应该是如何的奔涌,自己应该是如何的大汗淋漓,虚弱不堪。而现在,竟然是傻傻的木木的。在孩子洪亮哭声的背景音下,我静静的听着大夫的话:“记好时间,9:05,多重?”
  “6斤8两,51cm”
  “她生的真快,挺会使劲的。”
  “是挺快的,要是都像她似的就好了。”
  “咱们也没那么累了”。
  听着她们赞赏的话,我的自尊心涨得满满的。我突然想起了什么,对在我身边的助产士说,“男孩女孩?”“别急,一会儿告诉你。”虽然已经知道是男孩,可对于女孩的期盼还抱有一丝希望。当大夫把孩子被抱到我眼前,撩开小腿给我展示了他男性的特征后,终结了我生女孩的幻想。我还没来得及看到孩子的脸,马上孩子又被抱走了,估计是做清洁处理。我依然躺在产床上,等着胎盘娩出。
  听妈妈说,当时她生我的时候,宫缩疼得感觉不到侧切的疼,甚至感觉不到缝针的疼。可是我怎么觉得侧切这么疼啊,问大夫,大夫说:“你生得太快了,以至于麻药劲儿还没上来呢”我苦笑,活生生的被剪一剪子,不知应该庆幸还是悲哀。
  虽然上了麻药,缝针依然很疼,身体最敏感的皮肤被针,一下一下的扎进肉里,切肤之痛啊,我本能的向后躲。由于生产的时候用力使得肌肉过分紧张,现在的放松导致悬空的右腿抽筋儿。我问,能不能让我直腿呆会儿,被拒绝。当抽筋的疼痛无法忍受的时候,我自作主张的伸直右腿,被大夫呵斥“你的脚碰到我的手了,我还得从新消毒!别乱动,不然碰到我,我再碰你的伤口,会感染的。”我不敢再动了,只能咬牙撑着。
  大夫告诉我需要缝4针,我心里默数。“大夫,已经缝了6针了?不是4针啊?”我问。“侧切外表皮缝4针,要缝3层。你生产的时候产道撕裂,里面还要缝针。”我庆幸自己当时没有选择剖腹产,因为我发现,我对刀口的疼痛十分敏感。
  缓解疼痛的方法是转移注意力,缝针的大夫开始和我闲聊,我也开始和她胡说八道。大夫检查得很仔细,缝得也很认真,估计专心的原因,她的答话显得心不在焉,到底我们聊些什么,至今我根本想不起来了。缝针的时间感觉比生孩子的时间长,已经数不清缝了多少针了。
我算生得顺利的,我感谢豆丁的仁义。在整个生产过程中他给足了我维持自尊的面子,尽可能的把痛苦时间缩短,仅仅不到2个小时的时间顺利降生。我没有喊出1声痛苦的呻吟。只有在最后用力时,产房所有的大夫以及产房外的护士们都在钦佩的赞扬我的勇敢。
针终于缝完了,我配合大夫转移到平躺的车上,在产房输液观察2小时,输的液据说是收缩子宫的药。孩子被抱到我身边的台子上,光着身子。大夫不知道去哪里了,整个屋子里就我和儿子,这小子的哭声响亮。我轻声呼唤他的小名,巧合的是他竟然不哭了,好像在找寻声音源头,当我不在叫他的时候,他又开始大哭。我再次呼唤,他停止哭声,反复试验了3遍。我确定他对我怀孕时常叫得名字有反映。
  大夫回来解开我的衣服,把赤身裸体的宝宝放到我怀里,到这时,我终于和儿子见面了。这个眼泡种得像金鱼,扯着脖子嚎哭的家伙,他怎么长得这么丑啊?这就是我儿子吗?我精心守护了10个月的儿子?孕早期先兆流产,吓得我以为会失去了的儿子?孕中期水肿,把我的身材变得像个发面包一样的儿子?孕晚期妊娠过敏,像中了生死符一样奇痒难耐,来折磨我的儿子?我努力的在他脸上找寻我的影子,可是看到更多的是老公的基因。只有我最不愿意让他继承的,我五官中最丑的鼻子,他毫不客气地继承下来了。老公最不愿意让他随的脸型,他也坚定的继承下来了。我当时特后悔没有多看漂亮宝宝的照片。
  一只手搂着这个小小的身体,他摇摇晃晃的抬着脑袋看我,似乎有了安全感,不哭了,吭叽着在我身上寻找吃的,这是觅食本能,当然这种姿势他根本不能吸允,但是他仍执著的边吭叽,边用嘴在我身上摩挲。一块香软的黄油在我心里慢慢融化,抚摸着他娇嫩的皮肤,看着他红红的脸蛋,我的心里只有特别踏实的感觉,预期的激动、幸福、流泪、种种复杂的心态,我都没有,现在,只有安静、从容、踏实。
  虽然爱人没有在我最痛苦的时候陪在我身边,这的却是个遗憾。但是我却看到了另一个自己,一个坚强的自己。凤凰重生是涅磐,在超越极度痛楚之后,我从新认识了自己的自控力。这是我不曾了解的深层潜质,在最初选择了顺产后,最为剧烈的痛苦下,我没有一丝动摇的想法。如此决绝,如此坚定。我为我的坚强而骄傲。

 

点击查看原帖

(责任编辑:55资讯A)

提示:试试"← →"可以实现快速翻页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