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推荐
||||

生这个魔头儿子让我惊心胆颤

2009-03-23我爱打折网我要评论


  婆婆来了,看了胎心监护的单子,觉得我宫缩不好,就问我想不想剖(婆婆也是搞医的)。我说还想生,她说怕拖的时间长了宝宝会缺氧。这时妈妈也来了,也让我剖了得了,这么拖着多受罪啊,看看,婆婆和亲妈的区别又显现了吧。老公也想让我剖了,他说不想让我受罪了。吴大夫来了,说摸上去娃娃还没有入盆,胎心已经不太好了,过170下了,要自己生恐怕很困难,要人工破水,但破了水还不入盆就是难产了,很危险,没准宝宝还会有宫内窘迫,建议我赶紧剖。我一听胎心不好了,马上就不犹豫了,就点了吴大夫的名,剖吧。
  于是进来一大夫,让所有人出去,老公没动地儿,大夫就不高兴了,说“让你出去呢”。好脾气老公居然怒了,大叫“我们包了这屋我凭什么出去啊!”大夫说我要给她检查消毒!老公说了一通也出去了。大夫说,你老公这么不放心你啊?我只能陪笑说,他怕我害怕。又备一遍皮,又消一遍毒,然后插尿管儿,没有一项是好受的。怪不得不让老公在屋里呢,他要看见我扭曲的表情,估计就得把大夫轰出去嘿嘿。大夫问6小时内吃东西没,说不许吃东西喝水了,我这份儿撮火啊,我说我一直准备自己生的,医生总告诉我让我多吃东西增加体力,现如今已经吃了不少了,要不我抠嗓子眼儿往外吐吐?她居然乐了,说你们两口子真逗啊。  她出去了,满屋子又都是人了,所有人都看着我,我开始不由自主的紧张。这时移动床推进来了,我上了床,被推往手术室。

生这个魔头儿子让我惊心胆颤查看原图


  一路上老公抓着我的手,我俩就那么死死的盯着对方。说真的那时候我真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还能不能再见到家里人了。到了手术室门口,出来一麻醉师,拿着一单子开念,说的是麻醉可能出现的后遗症,大体就是瘫痪系列的,然后让我老公签字,我一看,哥们儿手都哆嗦啦!嘿嘿,老公还是很心疼我的啊~~不过我听着那麻醉师念的,我也直肝儿颤,心想这回可是凶多吉少啦~然后我就被推进了手术室,老公在后面喊,宝贝儿我和妈等你出来。
  我正想老公说的妈是谁妈呢,就听见一医生说,脱了所有的衣服,爬到手术床上去。我心想,我都这样儿了,还得自己爬啊。挺着肚子插着尿管爬,还真是个技术活儿,我费了半天劲,终于爬过去了,感觉全身冰凉。仰头看着手术灯,怎么和我印象中的不一样啊。在电视上看得不全是那种好几百灯泡的嘛,如今的灯泡都隐藏在里面了,感觉不那么专业了。麻醉师来了,让我侧躺抱膝,“再弯点腰、把腰弓出来。”我的肚子往哪儿放啊我再弯腰!!那个跟老公吵架的医生过来帮顶着我的身体,帮我弯腰,正跟我说你放松点,我就觉得后腰上一凉,一条管子贴在我后背上,硬膜外麻醉做好了。
  然后我平躺过来,麻醉师给我戴了个氧气罩,开始用针扎我的腿和肚皮,问我热不热,有疼的感觉没有。我还能觉得疼,于是加量,腰上又一凉,腿开始觉得热热的,终于不觉得疼了,宫缩也感觉不到了。吴大夫出现了,跟我聊了两句,就用一块布挡住了我的视线。她摸摸我的手,说我手冰凉问我是不是冷,又叫护士给我上身盖了点东西,就开始用一只笔在我肚皮上画线。其实我是被吓得手脚冰凉。我又想,用的是圆珠笔还是签字笔啊,这么尖。我的意识开始模糊,终于没劲儿胡思乱想那些个闲事儿了。麻醉师不停的跟我说话,问我还冷吗,有不舒服的感觉吗,我迷迷糊糊的,回答也是有气无力的。
  忽然有个人拍拍我的脸,说“掏孩子的时候可能有点拉拽的感觉,会不舒服,你忍着点儿啊”。然后就听见哇哇哇哇 。是我的娃娃吗?他们拉拽了吗,怎么没觉得拉拽呢它就出来了  ?然后又听见他们说“嘿!这脐带缠的真够紧的,勒得这么细了都。”臭小子就折腾吧,真成缠丝兔儿了不是。有一护士到我眼前,捧着一包袱说“看看你儿子啊”可怜我被他们放了蒙汗药,迷茫之间也没戴眼镜,她还捧得那么高,我就晃着一粉红色长条儿,哪头是脑袋哪头是脚丫还没弄明白呢,她就给抱走了。然后我就彻底失去了意识。
  再醒来是在半空中,然后掉到床上,脑子没那么迷糊了,看看四周,原来回到待产室了,老公、老爸、 麻醉师三人把我从移动床上搬到了病床上啊。老公给我盖被子,一床、两床、羽绒服,可我还是冷。上身儿冷,下身儿还挺热乎的,但是动不了,用手摸了一下大腿,木头似的,感觉不到手在摸,不过是根儿热乎木头。家里人都围着我,吴大夫和麻醉师也在,老公指指右边,说老婆你真棒,咱儿子睡大觉呢,他可小了,才5斤,但哭声儿特大,象你。据大夫说,多亏剖了,脐带勒的紧紧的,根本入不了盆,没有胎头顶着宫口没法开。羊水都有点浑了,再耽误孩子就缺氧了。但宝宝状况很好,评了10分。我扭头,就看见一透明塑料澡盆架的高高的,里面有一花被子卷儿,太高了,我还是只能看见侧面儿啊。正想让老公把这花卷儿拿来我看看,麻药还没过劲,我就又迷糊着了。
  11月27 夜深了,朦胧中感觉凉飕飕的,被子被掀开了,一双手按住了我的肚子!  我一下就清醒了,大叫疼疼疼!按着我肚子的大夫说,忍着点儿,按肚子是帮你子宫收缩,帮你把血排干净呢,可是我疼啊,这比宫缩可疼多了啊。这下麻药也不管用了,我全部的意念就被一个疼字占据了,真是疼得刻骨铭心啊。那双手走了,又压上一个重重的沙袋,沙袋可比手温柔多了。我的头发已经被汗浸湿了。这一夜我没有别的感觉,除了昏睡就是在肚子被按来按去的时候大叫,有一次我居然还一把抓住了大夫的手,死活不让人家手按下来。大夫骂我,你这样不配合哪儿行啊~这是为你好呢~快松手,可我不能松啊,垂死挣扎的时候哪能随便松手。
  终于天亮了,再没有人来按我的肚子了,手术的麻药劲儿早就过去了,我开始觉得疼,漫无边际的疼。肚子上的沙袋被拿走了,摸摸肚子,还是鼓鼓的,我还以为生了肚子就平了呢。哦对了,差点儿忘了我已经生了,宝宝呢?
  老公把花卷儿抱到我胸前,哦,这就是我的儿子啊。好难看啊,尖下颏塌鼻梁肿泡眼。抱错了吧!!可是还是得做出点当妈的样子啊,我就念叨着,宝贝儿让妈抱抱。其实很不愿意老公把他放在我身上,因为我的刀口疼着呢!人家小伙子就跟没事儿人儿一样,眼皮都不带翻的呼呼大睡。

提示:试试"← →"可以实现快速翻页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