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推荐
||||

别惹我!小心去偶爬过去揍你啊

2009-03-24我爱打折网我要评论


  过了两天也就是到了10号(好像是周六),仍然么有动静,而且在没见过红色的东东。也就是在这个周末,医院打来电话通知我可以周一的时候去住院,因为特需病房有床了(等一下会有专门关于北大妇产特需病房的介绍)。周一早上,真的见红了!比月经的颜色还要淡一些,我想上一次的没准是内诊的时候弄破了,出了一点点血。一切安排得还算顺利,周一早上过去住院,办完手续后去做内诊然后又是胎心监护。内诊说情况还不错,宫颈还有1.5,胎心监护还是挺费劲的:)。(其实我的芊芊宝宝超级好动,只是一到胎心监护就老实了,可能从小就有点怕大夫吧。)

羞答答的跟大家见面了
  那个时候刚刚赶上德国世界杯,我跟妈妈看没有什么情况就让老公跟爸爸回家了。我跟妈妈说我得赶紧洗个澡,不然生完不能洗多臭阿。就这样,洗过了澡大概是8点30分左右的样子,我开始躺在病床上准备看世界杯。突然,一大股热呼呼的东东出其不意的流了下来,破水了!我们赶紧叫护士,做备皮,又给爸爸和老公电话叫他们回医院来。
8:45分左右我被正式送进了产房,这次可是正是登场了,不是做胎心监护哦!

别惹我!小心去偶爬过去揍你啊查看原图

这我多大呢,不记得了


  北大妇产的制度是这样的。进了产房,你可以跟护士说你想要可以陪护的单人产房,他们那里好像一共有四个,但是通常都有人。然后你可以先在大产房里安顿下来,排号等着进入单间。单间当然是要但收费的,但是不是很贵,好像四个小时以下就生了的话是免费的,超过以后整个过程都要收费每小时好像是8元钱。
  刚刚进取的时候,我也是在大产房里,虽然宫缩压力不小,但是不觉得疼,只是觉得水不停的流啊流啊。我不停的要求换单子。过了大概两个小时,开始有点觉得疼了。我当时想, 哎呀什么时候有单间啊?我前面还有一个人排着呢。11点左右的时候,我还是比较有规律的疼痛了,很想让老公尽早近来陪我,虽然这个时候疼得还不剧烈。这时候,好事来了!前面的那个姐姐很快,就在单间产房腾出来一间的时候,那个姐姐已经快要上产床了。所以老公顺利地在我还没有疼得死去活来之前来到了我们母女身边。但是接下来的十个小时,一切就不那么顺利了。老公陪我的过程中,我们做了一次内诊,子宫稍稍下降了一点,但是还有0.5的长度。其间我还吐了一次,就是那种喷射状的呕吐。说实话,吐完了挺舒服的,就是把那间没有窗户的小产房弄得不堪入目阿。
  大概有过了两三个小时,我已经疼得有点受不了了。可是内诊的结果不让人乐观,我的宫口还是纹丝不动(这里需要解释一下,很多没有生过或者糊里糊涂生过的姐妹都以为生孩子会开骨头缝,其实这是个错误的观点。像一项,人体的构造还没有那么精致,骨头开了还能回去,不可能的。开合的都是子宫的宫口,开全了十指也就是个大苹果那么大,小孩子的头部也就可以出来了。)我果断的决定“老公你出去吧,把妈妈叫进来”(出于卫生角度考虑,产房里只可以进来一个人)。
  妈妈近来以后,虽然有了主心骨,可是我更疼了。不停的闹着要做内诊,问是不是已经开了一指了。因为如果开指了就可以上无痛了。但是护士小姐当然不会给你做那么频繁的内诊,理由是容易引起宫内感染。就这样,我一直折腾者,又困,又痛,又吐!这里要说的是,非常感谢北大妇产当天值班的护士(也许是个实习大夫,我没好意思问),他看我难受,时不时都来跟我聊天,分散我的注意力,减轻疼痛。

别惹我!小心去偶爬过去揍你啊查看原图


  好容易熬到早上大夫们上班,我的宫口也在九点多的时候开了。上了无痛整个人都已经精疲力尽了。到12点的时候,宫口又开了两指,一切还算顺利,但是到了下午,麻烦又来了。可恶的宫口再次拒绝有任何变化,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我上了手术台。最恼火的是,由于我动来动去,背上的麻醉针有点错位,所以我的肚子的一半在下午四五点的时候又疼起来了,同时由于上了催产素,宫缩的强度和频率又加大了。
  但是无论频率和强度如何加大,那个宝宝的房子始终在没有任何变化。上午的时候,妈妈一方面是为了让我舒服一点,一方面也确实觉得晚上陪我折腾的大夫护士们挺辛苦的,给他们买了一点水果和饮料。可能有人不赞同这种做法,但是我想素昧平生的人用这种方式可能更容易尽快熟识起来。这样一来,产房里关心我的人变得更多了。可是,这一切并没有给我的顺产添砖加瓦。
  大概下午五点的时候,我们认识的大夫下了门诊过来看我,虽然说了好多鼓励和安慰的话,但是过后我们才知道,他在离开产房的时候已经跟当班的大夫叮嘱了:“凭他的经验,我顺产可能没希望了,为了安全起见,如果晚上九点(也就是破水24小时)还没有进展,就上手术台吧。”
  刚刚知道可能还要上手术台的时候,我这是有点接受不了。我觉得换了谁都不愿意是这种结果。因为之前听说过剖腹产如何如何不好,又想想自己已经受了一遍罪还要受第二遍,真是甭提多沮丧了。这个时候,又是那个护士姐姐的话给了我最大的安慰。他告诉我,凭他这么多年的经验看。这样生孩子是最安全的。首先,孩子已经在子宫内得到了相当强度的挤压而得到了锻炼,同时剖腹产还不会导致顺产助产对孩子可能产生的外部伤害。不管他说得是不是有道理,我始终是相信这个解释的。不信回头给你们看我宝贝的照片,从头部看他跟顺产的孩子没什么区别,就连后来来家里家访的保健医生也是这么说的。10:00过了一点,我被送进了手术室。 

手术没什么好说的
  手术的过程没什么好说的。印象最深的有三件事:第一是一上了手术台我的鼻子就堵住了(鼻炎犯了),大夫差一点就给我上了呼吸机。第二个是,进手术室的时候大夫问我喜欢男的还是女的,我说本来喜欢女孩子,可是生孩子还痛苦,还是生个男的吧。大夫说,今天在这剖的六个都是女的,你要有心理准备。结果也是小闺女,呵呵,这个生孩子男女扎堆儿的现象好像真地用科学解释不了。最后一个,就是宝宝出来以后,大夫给我看的时候,别的我都没注意,只注意到小屁屁上有两块白绿掺杂得胎脂——恶心得说。

提示:试试"← →"可以实现快速翻页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