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推荐
||||

我是大头儿子 却没有小头爸爸

2009-03-24我爱打折网我要评论

说,你签字,家属已经签了,刨腹产,羊水浑浊,孩子危险。家属都签了,那我也签吧,老公啊,这字可不能瞎签啊。后来证实他们跟家属说的也是同样的话,产妇同意刨,你们签字吧。都没有看内容,我就在我的生死文书上签了字,真勇敢。

我是大头儿子 却没有小头爸爸查看原图


    这时,护士们忙活开了,插管子的插管子,推床的推床,我被放到一张很窄很窄的小车上,身上盖着绿色的被子,看了一眼周围的人们,毫无表情,对于我的人生大事,他们早已经司空见惯。正常正常。

我是大头儿子 却没有小头爸爸查看原图


  我被推到手术室,肚子疼的厉害,我在小车上发抖,我觉得我就快完了,我是快完了吗,我不能完,我得看看我的孩子再完,真疼啊,疼死了。护士让我自己爬到手术床上,脱掉唯一的上衣,手术床非常窄,很不理解,我疼的在上面直晃。“你别老动,一会给你摔下去“护士警告我。我使劲忍着不动,但是疼痛迫使我必须动,以分散我的注意力,我用手晃着输液的架子,一面晃着头。现在儿子就老爱晃头,估计和我生他时候晃头有关。“哎,别晃那架子,回头瓶子掉下来“我又被警告了。这也不让动,那也不

我是大头儿子 却没有小头爸爸查看原图

让晃,我死了得了。护士们准备着手术器械,我忽然发现我不害怕了,人真是奇怪,到了一定程度就不知道害怕了,爱干吗干吗吧。一切手续齐备,单等麻醉师来,听说麻醉师都是男的,我现在已经没有羞耻心了,什么男的女的,随便吧。麻醉师终于来了,第一句话就是“这孕妇还真胖“我晕,观察的还真仔细,莫非。哎,这事就别琢磨了,细想就没活路了。麻醉师让我抱膝弯曲,不能动,不然扎偏了还要从来,我很听话,想个大虾一样弯曲着,大概一分钟,麻药劲就来了无比的轻松,真舒服啊,我想睡觉了,不

我是大头儿子 却没有小头爸爸查看原图

成不成,我还没看见我的娃呢,不能睡,清醒,清醒。麻醉师说,可以手术了。“等等,我还有感觉呢“我嚷嚷着,麻醉师说“把你的腿抬起来我看看。我用力,腿好象不是我的,我知道我被麻了,很神奇。我眼睛看着传说中的无影灯,我的手术开始了,就这么简单。没有感觉到别的妈妈说的刀子拉肚皮的声音,就听见几个大管子在肚子里吸啊吸的声音,挺吓人的,我流了多少血啊。后来觉得有些闷气,我把氧气罩给摘了,呼吸顺畅了,奇怪。麻醉师问:“你是**的,好公司啊,我一同学就在那“谁啊,谁啊,可千万不能承认,万一他跟同学说了,那,那我这老脸往哪搁啊。“你老公看起来很小啊,多大年纪”30,不小了“这麻醉师怎么这么贫啊,别打扰我,我正感受我美妙的生产

提示:试试"← →"可以实现快速翻页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