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推荐
||||

我不是喵咪咪 但却有着妙蜜蜜的出生史

2009-03-24我爱打折网我要评论

乎真的缓解了,但这也不是屡试不爽,疼得时候稍微一不小心没有放松下来,紧绷起来了就会越来越紧完全没法放松,越紧绷就感觉越疼,只能等到这阵疼痛过去,我第一次知道放松原来这么难。每次疼过去就好像从一次很强烈的胃痉挛里面缓过来,觉得一身的虚汗,世界变得很明亮,但跟胃痉挛最大的区别是胃痉挛不知道下一次是什么时候不知道下此时更疼还是会好转,也许这次就是最后一次了呢。但阵痛不可能,下次阵痛一定会来,一定会更疼,来得一定会更快,时间一定会更长,直到最疼最疼得把小孩生下来它才会结束!
  不过在那些疼得过程中我也找到了一点规律,似乎每三次疼里面有一次比另两次更疼一些,那两次似乎更容易忍过去,但这一次却很难放松得了。护士换班了,来了一个个子小小的护士,高个子的护士跟她说她本以为昨天夜里能给那个新疆小孩接生的,结果现在还没信呢,小个子的说是阿,他们告诉我早上一来就准备上台的,结果来了还是等着呢。

我不是喵咪咪 但却有着妙蜜蜜的出生史查看原图


  过了不知道多久,可能有一个小时吧,我觉得更疼了,疼得我觉得要晕过去了,后来想想,我当时应该是真晕过去了,但是时间极短,就是疼,疼到晕过去,疼结束,我就醒过来了,一身虚汗,如此循环。疼得间隙,我看到墙上的无痛分娩宣传画,我问护士,无痛分娩能用吗?护士说,需要么,需要我就给你叫麻醉师,大概半个小时就可以起效。我说那是什么方法,护士说就是在腰部打麻醉,麻醉剂缓慢释放,持续镇痛,她说要用就赶快用,越早越值得用。我说会有什么坏处吗?她说可能会延长你的产程,因为没有那么疼痛也许会使你不那么使劲了。我说那费用呢,她说多花1000多块钱吧。我说我想想吧,但事实证明我根本没时间想,在疼得时候我想,真疼啊,打麻药吧,但我根本无法说话,不疼得时候我只想好好休息,懒得做任何决定,再说刚才那么疼不也挺过来了。再疼得时候又开始后悔刚才没叫麻醉师。哎,我的犹豫的性格阿。
  边上的新疆女孩好像也疼得越来越厉害了,后来知道她好像头天上午就开始疼了,我爬山的时候她就已经开始在医院忍着了。她一直在叫医生给她剖吧,我想她那么疼为什么不做无痛呢?可能是因为省钱?最终我也不知道。医生说你的情况都挺正常的,再说你还这么小,做了剖腹产多亏阿。她的小老公一直在外面等她,他们两个一个在里面一个在外面用维语喊话,我们谁都听不懂。后来跟她聊天才知道,她老公一直在问她:“你什么时候生阿?什么时候生阿?”她说:“我怎么知道阿!”呵呵,还是很像小孩阿。
  护士经常会过来检查一下我们宫口开的情况,检查到她开5指的时候护士突然很紧张,自言自语说:“好像是枕横阿?恩,对,是枕横。”说完了就风风火火的出去了。我想,枕横可麻烦了,估计真得剖了。不一会,张主任来了,一个个子小小的男医生,对这个张主任我印象颇好,估计可能因为他很像澡堂老板家男人里面的连姑爷,看着就觉得很专家。张主任和护士把新疆女孩掺走了,我想他们可能去做手术了吧。屋子里就剩下我一个人了,我疼得也更厉害了,在疼得时候我也开始大喊大叫了,我发现,喊出来好像能让疼痛的感觉缓解一些呢。我想我一直什么都没吃,昨晚上吃得也吐了,这样下去怕是不成啊,还是吃点巧克力吧。那里一块奇巧,剥开,刚吃了一半,又开始疼了,疼过去了,又吃了另一半。白水根本喝不下去,幸亏带了鲜橙多,抽空喝一口感觉好得多。
  没想到过了一会,新疆女孩哼哼的又回来了,好像是张主任给她正了胎位,还是让她自己生。这回待产室里可热闹了,变成了我们两个人此起彼伏的大喊大叫,就跟电视里看到的一个样,护士倒是处乱不惊,很安静的在边上写病历,任凭我们呼天抢地。
  到了11点左右,我觉得我疼得位置已经向下移动了,好像有个很大的东西在向下冲,让我很想向下使劲,疼得我已经不能平躺的,只能侧过身对着墙,手紧握着床头的铁管感觉才能感觉好一点,喊叫的声音也越来越大了,我自己都觉得吵。护士似乎也看出进度了,已经穿好了手术服了。她来给我检查了一下说已经开了八指了,准备进产房吧。我站起来后,向下的感觉就更明显了,简直马上就要出来了。我靠在产床边忍过了一次疼,自己上了产床,这时候整个产房里还就只有一个护士,她用传呼机喊话,说有谁有空吗我上台了,谁来帮个忙?之后给我打上了点滴,我看了看,是葡萄糖,针头是用一块非常结实的胶布给我粘在手上的,说这个你不用管它,怎么折腾都不会掉的。看样子生孩子确实是很折腾得一件事情。过一会来了个胡医生,是个漂亮的长发女医生,我想这可不错,护士医生都是美女,小家伙出来看到的肯定是美女,放心了。
  我依旧在产床上大喊大叫,胡医生就问我,你怎么没用无痛啊,我说没用阿,很有用吗?她说当然了,那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阿!像你这样快的最适合用无痛了,我说我不知道阿,下次我一定记得了。我心想,真他妈的疼啊,我一定要告诉我认识的所有女生,太疼了,能用无痛一定要用无痛,我要是再生也一定要用无痛。我开始不由自主地流泪,眼泪顺着眼角哗啦哗啦的流,但我还挺高兴的,毕竟已经查最后一哆嗦了,万里长征就快到头了!
  胡医生在想办法让我放松,问我多大了阿,我说27,她说多好啊,正是生小孩的好时候,你要是再生不出来就太说不过去了!这时候新疆女孩也被张主任扶进来了,躺到了另一张产床上。护士在准备各种器械,在我下面准备了一个台子,让我在疼得时候开始使劲,我一边使劲一遍喊,胡医生说别张嘴,闭着嘴使劲,我就闭着嘴恩恩的使劲,胡医生说不对,你这样气儿都跑了,别出声,憋住气。我就一声不出憋着气使劲,别说,还真管用,我明显感觉小孩越来越往下。产床的设计确实是很合理的,尤其是手边的两个把手,手抓住两个把手非常好使劲,而且似乎也不那么疼了。

提示:试试"← →"可以实现快速翻页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