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推荐
||||

我不是喵咪咪 但却有着妙蜜蜜的出生史

2009-03-24我爱打折网我要评论


  护士说要给我侧切了,所以要打一针麻药会疼一下,我说没事,打针的疼已经根本不叫疼了。打完针,侧切果然一点感觉都没有了。其实,以前我一直以为侧切是完全不打麻药的,看录像里拿个大剪子咔嚓一下子剪开4-5厘米,一直很害怕这个事情,结果是这样,一块石头落了地。然后护士说我给你破水了阿。说完了那个小针一类的东西轻轻一挑,还特欢快的配合着说:“破水喽!破水喽!”随后就感觉呼呼呼的一股热流。
  这个过程中我一直在阵痛的时候憋气使劲,她们说快了快了,就差最后两下了阿,我感觉真高兴啊,终于快结束了,而且到这个时候,其实已经没有那么疼了,也可以说是由紧缩的疼转变为了张开的疼。终于我感觉小孩的头已经出来了,她们说好了好了不用再使劲了,随后,我感觉呼噜呼噜一大堆东西倾泻而出,随后就是在电视里听过无数次的哇哇的声音了,声音真大啊,整个楼道里似乎都是这个声音。后来听老袁说他在产房门口睡着了,也是被这个声音惊醒的,但那时候他还不知道这就是我们的小孩的声音呢。
  我觉得整个世界都明亮了,阵痛也完全没有了,全身都松快了,虽然眼角边上还是湿湿的呢。我很着急的问,男孩女孩阿,大夫说女孩,还把小孩举起来屁股朝着我给我看了看,说6斤9两,脐带绕颈一周。我真高兴啊,一切都正常,四肢健全,体重适中,什么毛病都没有,哭声还这么大,还是顺产,真好。我看了一下表,11月7日11点52分。我说这是不是就完事了,护士说等会还有胎盘下来就好了,随后就开始处理小孩了,具体都干了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完全看不见。处理完把她放到一个小小的推车里,推到我边上说,看看你闺女吧,之后就给推走了。这是我看小孩的第二眼,第一眼是屁股。

我不是喵咪咪 但却有着妙蜜蜜的出生史查看原图


  之后护士轻轻按了按我的肚子,感觉又呼噜出去了一些东西,应该就是胎盘了,我说问胎盘是什么样子的阿,给我看看吧,护士把它拿起来给我看了看,说实在的血了呼啦的确实不怎么好看,都说这东西有营养,但看了它的样子,我是不敢吃的。那边那个新疆女孩也开始使劲了,胡医生去帮助她了,护士开始给我缝针,因为麻药打的位置靠外,中间部分药劲不是很大,所以缝到中间很疼,几乎就是生拉硬拽,能感觉到针往里扎,我想先忍着吧,可是缝了好久阿,我觉得应该缝完了的时候她说才缝了三分之一,她说里外有三层呢,都得缝。我想算了缝吧,孩子都生下来了,还在乎这点疼。
  缝完针,护士推来了一张床,我想她们只有两个女的,怎么把我弄过去呢?没想到人家把那床上垫好了塑料布,跟我说:“来从产床上走过来吧。”我晕,于是我就自己走过去了,我真是挺佩服自己的,看样子产妇确实不是病人,只是刚生完孩子的人而已。我挪到那张床上之后,用被子把我裹好,又给我换上了一瓶新的葡萄糖,就把我推到了楼道里,说得观察一个小时才能让我出去,说我可以睡一会,可我哪里睡得着啊,完全的亢奋状态,后来证明那会真应该睡觉,因为之后的一周左右全都是极度缺觉状态。
在楼道里我听到了那个新疆女孩也顺产了,也是个女儿,竟然有8斤7两,特别胖的一个大闺女,印象最深的是当小孩出来之后她特别诧异的说:“阿?我这就生完了?”是阿,现在想也确实只有这句话能够形容了,时间过得越久,对当时的记忆就越浅,有很多细节就会慢慢忘记了,就连当时的疼也都忘了,也许就是因为这是几乎每个女人都要经历的过程。但其中的过程必定各有不同,当时的心情也一定千差万别,如果我再生一个小孩,肯定又是另一个完全不同的挑战。这就是为什么已经过了4个月了,我却决定赶快把那天的事情写下来,因为我觉得我都快忘了。最后,下午两点,我被推出了产房,老袁在外面拿着帽子已经等了我半天了,见到我他问我“没事吧”之后好好的给我带好了帽子,把我推回了病房。谢谢你啊。

 

点击查看原帖

(责任编辑:55资讯A)

提示:试试"← →"可以实现快速翻页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