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推荐
||||

爆笑版!生产大结局 小儿郎

2009-03-25我爱打折网我要评论


5月3日 上午
  天终于亮了,老妈过来送早餐。护士过来查房,我用骄傲地、自豪地口气告诉她说,我终于宫缩了。护士见怪不怪地微笑着说,待会我过来做胎心监护。也是哈,人家不知道见过多少回分娩了呢。真是“早也盼,晚也盼”,终于盼来了宫缩啊。老公和老妈马上进入备战状态,命令我吃东西。我不吃。从九点多,我的宫缩开始严重并且间隔缩短了,大约十分钟一次,宫缩来时,我就跪着用手撑着地。大家可以想像那种姿势吗?就是跪着,用手撑在地上。象只狗狗一样伏着。注意:并且是在地上。老妈说在床上这样不凉,可是我就是想从冰凉中得到一种转移。此时蹲马桶是不管用的啦。有的产妇疼,根据我看电视观察,都躺床上。我的缓解办法就是那种姿势,这个见仁见智,到时候大家就知道,什么风度啊,美观啊,统统见鬼去吧。我就爱象狗一样趴着,那就趴着。
  最可气的是什么,是护士过来做胎心监护,当仪器一弄到我身上,额滴天啊,我竟然不宫缩了。仪器挂身上半个多小时,宫缩竟然不规律了。我热烈期盼进待产室的美好理想被护士姐姐给击破了,她说:宫缩还不规律呢,不能进去。MY GOD,她的眼神似乎在表达一种态度,说我欺骗了她。我就象小孩子一样特别想证明我不仅宫缩而且还正常,可是,我家宝宝肯定怕胎心监护,那个冰凉的东西一放我肚子上,他就指令他的堡垒纹丝不动,进行顽固的对抗。监护走了,宫缩又开始正常和频繁了,为了转移注意力,老妈建议我在本本上玩连连看。我知道这是她的强项:小时候牙疼她就给我看漫画书。于是就玩连连看,老公在旁边拿三脚架架好了摄像机等着,现在回头来看录像,可以看到一个身穿病号服的大肚产妇和她老妈在电脑前玩连连看的美好场景,一会就在地上趴会,一会就在地上趴会。大约十一点多,一个护士过来,给我检查,说开了三指多了,不多,但是,可以进待产室了。
5月3日 中午
  一听说要进待产室,老妈的心情就好比要送女参军一样,光荣而神圣。她和老公一起命令我必须吃东西,这样才有劲生。尤其让我喝牛奶。此时,我的宫缩间隔只有五分钟,正如刚才形容的那样,就像潮汐,一浪汹涌过来,疼痛渐渐加剧,直到高潮,然后慢慢退去。可是还没有消化完刚刚的疼,新的一轮就又奔腾直至,让你没有办法忍受。那种疼,对于女人来说,是永远都忘不掉的。此时此刻,我最亲的两个人勒令我必须喝牛奶吃鸡蛋。那些让我恶心的东西啊,被他们迫使我吃掉,痛苦啊。吃完后,两个人把我送到待产室,就差“风萧萧兮易水寒”了。交待一下:这里不让陪生。我就一个人进去了。
  老实说,我不主张生个孩子还非得跑去大医院,人又多,环境又杂。我住的是721医院。2号那天出生了四个孩子,算是比较多的。3号中午十二点多,我进来的时候,一共有八个房间的待产室里,只有一个接生医生,一个护士,一个刚出生还没有抱走的宝宝,和我。一个年轻的护士让我躺在床上,先量血压。她刚刚把皮套绕在我手臂上,我就疼的“哇”的一声,呕吐出来。从早到中午的饭全部吐出来,她身上、我身上、血压计的盒里,全部都是。我特别不好意思,小护士柔声说没有关系,让我换了一件病号服。这里需要交待一下此件病号服。那真是奇大无比、硕大无朋啊。腰肥的需要带子去系,我疼痛难忍,带子又难拉,把上衣塞进去才勉强不往下掉。护士主张我四处走走,我就下床四处走。各位看官,此时,已经疼痛到了极点啦。我自我发明了一个解痛方法,等宫缩开始,我就数数,慢慢的数,大约数到四十的时候,一阵的宫缩疼可以捱过去。这个方法我个人认为是非常奏效的,隆重推荐哈。
  然而,后来是数到一百也捱不过去了。我用手扶着墙,一点一点的挪,为转移注意力就去参观各个房间。说实话我非常喜欢721待产室的风格,墙壁是浅绿色的,到处都非常干净。并且此时只有我一个产妇,医生们还没有吃饭,我听到她们商量解决完我以后再饭去。这下有点加重我的心理负担,总觉 得耽误了天使们的正点饭饭。从产房传来婴儿的哭声,我好奇地挪过去,看到了产床,还看到敞开的保温箱里有个刚出生的婴儿,在哇哇地示威。奇怪她妈妈去哪里了。老妈和老公在待产室门口问我要不要吃东西,我说不吃了。他们是好意我明白,可是那会说话都是奢侈的,我明白自己的口气特别不好。后来表示说要吃点粥,听说老妈马上飞奔回去煮粥了,拿到医院累的气喘吁吁。
5月3日 中午(2)
  粥来了我也不想吃,这时护士和接生大夫产生分歧,护士说要吃一点,大夫是位四十多岁的女士,冷冰冰的说不用,生孩子就算没吃饭也有的是劲。我一遍扶着墙,一边提着裤子――请注意:就是那个巨肥的病号裤――好像蜗牛一样慢慢蠕动。这时护士问我,是要便宜的麻醉剂还是贵的,便宜的可以报销,可是贵的坚持的时间更长。她当然是希望我用贵的啦。那样狼狈的情况下,就算让我签非公正的遗书也会毫不犹豫,更何况是七十多块钱的一支麻醉剂。护士MM选择让产妇签字的时间恰到好处,我佩服佩服。
后来坚持不了了,爬到床上去,等宫缩的时候就撑着枕头用头顶着墙,用力用力的顶着,大声地数数。再后来,列位,尤其是还没有生育过的mm们,原谅我再现疼痛场景引起你们的不安,我只好用我那个乱蓬蓬的大脑袋撞墙啦。
  我“砰砰砰”、“砰砰砰”,等一宫缩就撞墙,试图“以毒攻毒”,转移疼痛感。女士们以后会明白,为什么我们致命的地方是小腹,那里的疼和别地的是不一样滴。我发现被撞的墙是空心的非承重墙,因此撞击的声音可谓惊天动地。我这块撞撞,那块撞撞,意想撞出新意、撞出花样、撞出水平,以便转移我敏感的痛觉神经对大脑的打扰。然而不管事。
  于是乎我放弃了一切努力,徒劳地消极面对宫缩,开始仰着躺在床上。此时想要描述一下我呆的待产室的床,刚好在大窗的旁边,整洁的窗台上望去,正好是一棵树的树冠,叶子茂密青翠,生机盎然。远处是蓝天如洗,白云如玉。我在垂死挣扎的关头默默地安慰自己:我要活着,我要活着,我要活下去!大夫过来检查了宫缩,还只有五指多,大夫有点不耐烦了。毕竟她们还没有吃饭呢。她说:“有拉屎的感觉快点叫我啊。”这里原谅我如此描写这位大夫,但是后来还有我们俩的故事呢。
  请大家注意:到这时,很多人都会告诉你说,有拉屎的感觉就会生了。可是很少有人告诉我们宫缩的时候如何运气才会有拉屎的感觉。我悲哀地想我怎么还不愿意拉屎啊。可是怎么样才能拉呢?我就自己开始拼命往下使劲。宫缩的一阵一过来,我就象拉屎一样拼命往下使劲。憋足气,把那股疼的劲往下拉,就象打算从肛门那里拉出去一样。结果证明我是正确的。没过两分钟,我就用泪凄凄的声音告诉大夫:“我要拉屎。”大夫和护士马上过来了,告诉我自己走进产房。我们三个人,就直奔产房而去啦。此时,是中午的十二点多一点。
5月3日 中午 (3)―― 生产过程
  在社会历史发展的过程当中,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固然可以给人类的思想丰富的滋润和灌溉,但那些都不能直接转化为生产力。躺到产房上我就赞叹我的那些社科知识都白学了,自然科学的伟大性在产床上都能淋漓尽致地凸现出来:除了它的高低和设备非常舒服,最关键的是,可以叫产妇用手拉着一个扶手――就象开车的车档――向上使劲,同时两只脚等着两个板向下使劲。这样的使劲,真是巧妙。护士和大夫在准备生产工具,我则继续进行自己发现的拉屎方法,随着一次一次的宫缩拼命往下拉屎。因为没有戴眼镜,她们在忙活什么我还真是不知道。护士给我打了三支麻醉剂。过了一会,用剪刀在我会阴左侧剪开。

提示:试试"← →"可以实现快速翻页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