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推荐
||||

笑对世间 生了个大肚弥勒佛当儿子

2009-03-25我爱打折网我要评论

感谢55会员“wangying077”发帖分享!

  我被分到了一个6人一间的大病房,环境倒很好,就是没有卫生间。后来老公找到护士帮我换了一间两人的病房,确实方便,安静了许多。临床的妈妈已经在前一天剖完了,是个胖小子,8斤多。他们在医院有认识人,所以月嫂从一生完就24小时陪住。我刚搬进去的时候,还有些精力跟他们聊聊天,后来我就彻底不行了。宫缩在我看来强度越来越大,越来越频繁,但是在做了两次胎心监护以后,还是被告知宫缩不好,让我下地多走走。当时只有我一个人,老公已经被我打发回家了,我在楼道里努力的走,到宫缩了就蹲在地上或停下。

看看咱这架势没说错吧,像弥勒佛不

笑对世间 生了个大肚弥勒佛当儿子查看原图


  我又重新回到了病床上,因为前一天晚上在急诊室里整夜没睡,我真的已经筋疲力尽了。我记得我当时背对着临床的妈妈和月嫂躺着,忍受着一次又一次强烈的宫缩。她们一直在聊天,那个月嫂过去曾经给唱歌的何静做过,他们说的就是何静的事,他们说话的声音非常的小,但即使这样细微的声音仍然让我得心里烦躁的要命。我平时是个在外人面前不愿把喜怒哀乐表现出来的人,以至于她们一直以为我在休息,根本没想到我已经快生了。8点多的时候,负责我的实习医生带来了值班医生,值班医生判断我可能破水了,但是并不确定。她们商量着把我送到产房做个破水(具体啥意思我也不知道)。老公赶来的时候我已经坐在轮椅上准备被护士推到产房里去了。我一直都在电话里拦着他不让他来,让他在家好好睡觉,我觉得还早着呢,生不了,可他还是不放心。护士让他带上些吃的一起跟来。
  早就知道妇产医院可以陪产,但却不知道要等到开了3指才可以。我一直坚决反对老公陪产,那么痛苦的时刻,表情一定很狰狞,我不愿让他看到。可他太讨厌了,对陪产的事兴趣盎然,其原因我一直也没深究。直到今天我问他,为啥当初非要陪产,我还以为他会说陪着你一起呗,省的你一人害怕之类的话,结果人老人家说的是:“我就想看看。”嘿,什么银呀?关于陪产,我还跟后来和我住同个病房的产科护士讨论过。她也反对,她觉得那个时刻应该自己去独自面对,她不愿意把自己那么痛苦的一面和老公去分享。总之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统一认为:不要指望让老公陪产来体会你的痛苦,他能看到,能心疼一时,但并不会因为你生育的痛苦而更爱你,更体贴你,过后就淡忘了,该打架打架,该耍混耍混。
  我被推进了产房,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先给我作了消毒。那个时候,已经不懂不好意思这个词了,他动作挺麻利,一个女医生很熟练的给我作了破水,具体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如何做的,只是在巨痛中听到她跟别人说才开一指,还得是她这么细的手指头才进得去。大概有3,4个人站在我身边,她们商量着作完破水怎么办,然后把病房里让我作破水的那个值班医生叫上来了。有一个医生问我是不是很累呀?总是闭着眼睛,我嗯了一声,她让我休息休息。当时在那个环境,能听到一点点温柔的话语真的是让我很感动,以至于现在想起来,心里还是感觉满温暖的。

提示:试试"← →"可以实现快速翻页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