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推荐
||||

怀孕,不是那么简单——稀有血型准妈妈

2009-03-25我爱打折网我要评论

大,趁着宫缩间隙,帮我举着用吸管喝了两听红 牛(家里人送进来的)。每次宫缩来的时候,用三次力,中间换气必须要快,慢了孩子又缩回去了,刚刚的力气就白用了。每一次用力的时候,我的头都在快速的充血下变的嗡嗡的,用完劲儿一停下来,就会觉得鼻子全是堵的,鼻腔充血,吸不上气儿。导乐一直在夸说用劲用的不错,特别是前两次,第三次有点气儿短了,用的劲儿也就短了,她说要到最后实在没劲了,就保持憋在那里的状态,也是有助于胎儿娩出的,只要不撤掉力气就行。可我还是在不断的用自己一丝丝的意识提醒自己,继续用力。我从怀孕初期卧床保胎的时候就想好了,这个孩子但凡能保下来,我是绝对不会让她在分娩过程中,因为我的原因而出事的。到这个份儿上,不是在拼体力,也不是在拼忍耐力,完全是在拼意志力。不断的告诉自己,继续用力,继续用力。也许像导乐说的,不用一直在用力,绷住了,孩子自己也会用力往外走的,但我不能让自己去等着。


产经(九)
  一直在发抖,像在打冷战,腿慢慢的没有力气了,失控的在抽筋一样,我在宫缩间歇不断的在揉腿,导乐也帮我一块儿揉,同时在盯着我的胎心仪上面显示的宫缩数字,数字一往上走,她就提示我吸气,开始用力。导乐一直在说,看到头了,每次宫缩的时候,孩子的头就会露出来,不宫缩,又退回去。她越说看到头了,我就越要提醒自己,用力,不能让孩子卡在那里窒息,直到导乐说可以了,她去给助产士打电话了。我也不知道是到了什么程度,直到那两个助产士回来,导乐跟她们说已经不用力就看得到头了。
  这时候导乐的工作就结束了,真正孩子娩出的过程还是由助产士来完成的。助产士欢声笑语的回来,给我腿上套上套子,肚肚上铺上单子,这一切过程我都刚刚观摩过,自然知道手不能乱抓,不能碰单子。一个助产士走到我床侧,我看着要动我的无痛分娩了,赶紧说“能不撤麻药么?”,她说行,只要我好好用劲儿生就行。另一个助产士在旁边忙乎,我看有药水,可能该给我打麻药了?想到里床JJ缝针的惨状,真想问问助产士能不能来个双倍麻醉,最后还是没问出口,就特郑重的跟她说“我肯定全力配合,拜托让我别太疼,行嘛?”,“没问题”助产士说。


产经(十)
  产房里没有大灯,很暗,需要操作的地方打着小灯。放孩子的地方被灯光笼罩着,在昏暗的室内,有种美感。可我看不清,我看什么都是双影,墙上贴的图啊字啊的,最大的我都看不清了,全花了。助产士在说我家小丫头太厉害了,抓着肚脐上的止血钳就往下拽,我发现我的耳朵也听不清了,嗡嗡的。这时候我一点完全放松的感觉都没有,因为还担心着后面的缝针呢。开始缝的几针还是挺疼的,助产士说疼的话按无痛那个加麻醉的钮管用的。一个助产士缝着,另一个跟我聊天,分散一下我的注意力。聊着聊着就聊到养狗上面了,她家养一个约克夏。生完后有段时间我有点意识不清了,里面产床的JJ什么时候推出去的我也不知道,那个床又换了一个21岁的MM进来。之所以知道MM的年龄,是因为助产士一直在说她这么年轻,好生。MM进来以后助产士问她要不要上无痛,MM想上,助产士就打电话叫了麻醉师,然后拿着单子让外面的家属签字,谁知道她LG不同意,助产士进来说MM的LG先是问大夫有没有副作用,后来听说我上了,又问我妈,我妈也不敢说就肯定没事儿,呵呵。等到麻醉师都来了,这边还不签字呢,助产士说让麻醉师回去了,结果里面MM还是想打,纠缠了半天外面家属才签了字。我当时在旁边看的直起急啊,我特想强烈的推荐那个MM打,但这种有风险的事儿也只能人家自己作主不是。


产经(十一)
  孩子被抱到我身边吸吮,放在胸前,我想看她长什么样都看不清。只好继续观战看旁边MM生。MM开始往下用劲的时候,两个助产士根本不管她,就让她自己抱着腿生,助产士离着好几米远在旁边聊其它医生的八卦,聊几句就朝她喊“使劲儿拉!”,好别扭啊,一头是生的痛苦不堪,另一头是聊哪个大夫离婚了什么的八卦聊的兴致勃勃,哎。后来胎头有问题,助产士才过去帮她转胎头,也不顺利,说是一转过来,孩子又自己转回去了。MM也崩溃了,大喊“我不行了”。除了招一顿骂,什么用也没有(我后来住的单间就在产房隔壁,能听见别的产妇在生的时候也在那里大喊我不行了,可能助产士天天会听到这种话,一听就冒火)。说起来很痛苦,但也有点搞笑,MM生的时候每次用力都把上身抬起来,朝助产士喷口水。助产士开始是用很夸张的动作在那里一把一把的抹脸上的口水,后来干脆给找了一个口罩给那个MM戴上了,结果还是不行,她起来一使劲脸部就变形了,口罩直往下掉,还是喷的助产士一脸一脸的。人在这种极限状态下,好多事儿也顾不得了。生完两个小时,护士推着轮椅来,铺好一次性垫子的。我自己下床上轮椅,推出去,LG在外面接手推着我,护士抱着宝宝,回病房啦。


产经(十二)
  后面的事就简单说吧,回病房后作乳腺护理,有个仪器通电的那种。我有一阵起来再躺下的时候眼前失去视力,知道要晕过去了,赶紧让LG扶着我原地呆了一会儿就缓过来了。每隔几小时就有护士进来按肚子,血哗哗的往外泵。病房太热了,几平米的屋子睡了5个大人2个婴儿(两产妇,她家两个陪床,我家一个陪床,没地儿呆对床的LG就铺报纸睡地上了),不通风,也没开空调,又闷又热还有蚊子,连续第三个晚上没睡觉。我家丫头很安静,一晚上没怎么出声,不过在这个双人间睡了一晚上被热的皮肤上一片一片的红,还起了好多小点点,受罪了。19日早上,起来洗完脸一照镜子,就被吓坏了。一脸密密麻麻的雀斑和红色的血点!雀斑是18号早上LG就跟我提过的,我一直也没细照镜子,所以没想到有这么夸张,满脸全是!我原来完全没雀斑的,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血点估计是生的时候太用力了,脸部的毛细血管都爆了,特别是眼周特别多。两种斑点布满全脸,样子挺吓人啊。

提示:试试"← →"可以实现快速翻页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