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味文学 巴老有你灯就亮着

2009-04-14|我爱打折网|关注55:

感谢55会员“调味大师”发帖分享!

[巴金逝世·动态]文坛巨匠巴金上海逝世
  中国一代文学巨匠巴金10月17日19时零6分在上海华东医院逝世。据一直守在巴老病床前的上海巴金文学研究会副秘书长周立民透露,巴老走的时候平静安详,留守在其身边的亲人和朋友都很悲伤。上海作家赵丽宏一直陪在巴金的身边,送走他。“巴老走的时候是轻松的。这么多年来,巴老一直跟病魔做斗争,但脑子很清晰,他忍受了很多苦痛。”据长期采访他的新华社记者赵兰英回忆,早在1994年,巴金就表达了要安乐死的想法。原《收获》杂志的编辑,《巴金的世界》作者彭新琪在病房陪伴巴金走过了最的时刻,他介绍说:“巴金离开得很平静安稳。他后来一直都是靠输氧过日子,他最近一个礼拜病情恶化,腹水。家人和医院商量放弃抢救,这么大年纪了再让他受苦太难受了,他已经很多年都不能说话也不能表达自己的意识了,但他有听新闻的习惯,今天还给他放了神六的新闻。”
  近七年,上海华东医院的一号楼325病房已成了他的第二个家,从1999年2月8日那次病危抢救开始,巴金就再也没有离开过这里。他在1999年说,“从今天起,我为你们活着。”在他弥留的这些天,巴老的亲人以及上海市作家协会的众多朋友们都陪伴在巴老的身边。昨天,巴老的病情一度出现了好转和稳定的迹象。噩耗传出,七点半之后,有三四十位来自上海及北京、广州、成都等各地的记者第一时间赶到华东医院门口,希望能送巴老最后一程。华东医院门口频频有汽车出入。上海似乎都沉浸于一片肃穆之中。另外,由中国作家协会、上海市作家协会、上海巴金文学研究会等主办的第八届巴金国际学术研讨会将于2005年10月25日-27日在浙江省嘉兴举行,会期3天。

回味文学 巴老有你灯就亮着

巴金:有你在,灯亮着
  2003年 11 月9日,话剧《家》进入最后的排练阶段。这部现代文坛的经典名著七十年来被无数种方式演绎着。 上海华东医院,《家》的作者巴金正躺在这间隔离病房里,静静的度过他的一百岁生日。因为作了气管切开手术,他已经四年无法开口说话。 在病床上他坚持手指锻炼,希望有一天能重新拿起笔。 但从去年开始,这种锻炼无法再进行。
  这是一个古老的家庭,有将近二十个长辈,有三十个以上的兄弟姊妹,有四五十个男女仆人,在我渴望发展的青年的灵魂上,陈旧的观念和长辈的权威像磐石一样沉重地压下来,这是巴金印象中的家。 1903年巴金出生在四川一个姓李的大户人家,十七年后,他离开家,二十七年后,他以自己的生活为蓝本,写出了传世名作:《家》这是大哥觉新,生活中的大哥也是如此,把个人的梦压在心底,永远委曲求全。 这是三弟觉慧,巴金在他的身上投射了自己,一个敢说敢闹的家庭叛逆。最终走了出去。
  小说中,二哥觉民和爱人逃出了这个大家庭,生活中巴金的三哥李尧林也走了出去,但他终身未娶,在大哥去世、家庭破产后,他担起了这个家。 这是巴金十七岁离开成都时与兄弟及继母的合影。那时,家中最小的弟弟李济生五岁。 二十世纪初,皇帝倒了,这个有五千年历史的封建大家庭跌跌撞撞进入了民国。像巴金这样的富家少爷也有机会进洋学堂、读外语,接受西方最新的思想,中国人开始剪辫子,但思想的辫子不容易去除。这是一个彷徨的时代,最先觉醒的人也许最痛苦。
  巴金人生道路的改变,源于五四新文化运动,1919年5月,北京爆发爱国学生运动,四川青年随即响应,从那时起,德谟克拉西、克鲁泡特金、托尔斯泰,一大批代表西方先进思想的拗口名词在四川年轻人中流传,巴金的家中,那些常常聚在花园里读红楼梦、拆酒令的少爷小姐们也开始研究新文化了。从那时起,一个自由平等的新世界出现在巴金的梦中,并且再也没有消失。 现在,成都的通顺街已经看不见《家》昔日的模样,门前的石狮子,照壁上的朱红色大字,早已经被岁月剥蚀,但文学意义上的巴金故居没有消失。

 

更多内容请点击查看原帖

(责任编辑:55资讯A)

网友热评

去天猫购买露得清专区步步寻她微电影

去天猫购买露得清专区如何选择防晒

扫描下载客户端 | 扫描下载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