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推荐
||||

八斤二两52公分大胖闺女诞生记

2009-05-22我爱打折网我要评论

感谢55会员“buni”发帖分享!

  小桐诞生记——煤炭总医院剖腹八斤二两52公分大胖闺女
  快出月子了,再不记录下来小桐的诞生记,恐怕会忘记很多细节,谨以此文记录我家小臭孩儿桐桐的降临。

八斤二两52公分大胖闺女诞生记查看原图

  【待产部分】
  预产期为4月27日的我仍旧是毫无征兆,小桐安安静静的也没有入盆,肚子还是高高在上,家人都很担心,一是脐带绕颈两周,一是胎心监护老是表现不稳定,总担心有个意外什么的,于是28日我就带着行李入住医院的待产病房了,3人间就我自己,本来还挺美的,后来又住进来一个准妈,才23岁,不过很独立没有让家人陪着。
  下午有个大夫来检查,我强烈的表示想做剖腹产的愿望,大夫就让我少活动了怕有什么产前征兆,安排去做B超时居然夸张的让我妈用轮椅载我,生平第一次坐轮椅,穿着破洞多多的病号服我坐着轮椅上B超室,感觉挺新鲜,应该是最后一次的B超了,大夫刚开始看的时候就说:“嘴巴长得真好看。”又看了一会说:“腿很长啊,你老公高吗?”我说:“跟我差不多啊”,借此机会我又问一句:“是女孩吗?”大夫笑笑说:“想要女孩吗?”我说:“不是腿长的女孩多吗?”大夫还是很坚持原则的回答:“不知道啊。”唉~~~都要生了还不告诉我,看了一下B超单我家小桐已经发育的相当与42W+6D的大小了,还不出来啊这孩子~~
  晚上我和23岁妈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还互相猜男孩女孩,然后不到8点半她就进入梦乡了,呼声大作,很有在家里老公在身边的感觉,我翻来覆去睡不着,床很窄又很硬,于是拿出PSP打游戏,听歌,等到午夜我逐渐困倦了,那个妹妹突然坐起来喝水啃大苹果,等到她安静下来我又被N只蚊子骚扰,简直痛苦之极,我摸索着拿出牙膏涂在胳膊上,把自己包严实,但是嗡嗡声不绝于耳实在睡不好,等到快天亮了我想快补个眠的时候,护士又进来抽血量体温,再过一会儿外面就开始喊“打饭啦!”基本等于一夜无眠啊,因为预计29号会做手术不能进食,我前一天晚上就喝了1杯粥,这会儿又饿又渴的,就偷偷的把牛奶喝了,百无聊赖的继续等待。
  
  【手术部分】
  上午大夫来检查我又表示了一下剖的决心,过了一会给我的回复是去安排手术室了,有的话就可以剖了,大概在11点左右,恩,终于要开膛破肚了,马上要跟桐桐见面了,我挺兴奋一点都不紧张,快到时间了,我被叫到处理室,一个大夫给我备皮,插尿管(插得时候我后悔没抓紧时间再去一次厕所),然后就让我等着了,不知道楼上怎么回事一直没人下来接我,这种等待是很急人的,安安静静的处理室里,一个裸体的我盖着被子等着……等着……我听到外面有老公的声音,就叫了两声“老公”,他也没听见,我知道外面的妈妈婆婆和老公应该已经收拾好我的东西在等待了,跟我一起等待,大概快11点半了,听到推车轱辘声,接我的手术床来了,开门的那一刻老公就开始照相,推车的护工让我摘掉眼镜,于是等我上了推床后眼前就一片模糊了。
  坐电梯到七层后家人在外面等待,我就进入传说中的手术室了,里面很安静,像火车软卧一样,两边都是推拉门,我进了第几个手术室也不知道,因为依然眼前模糊,手术室里仪器很多的样子,我被转移到正式的手术床上,床很窄,我抬头看看上面的也不像是无影灯啊,两个护士开始给我扎针,上镇痛泵,一个男医生就是麻醉师,他说话很和气,给我上好血压仪后又告诉我打麻醉的姿势,就是蜷成大虾米似的,然后后背上就开始涂酒精,我蜷在那里时眼睛被头上的无菌帽盖住了,后背又一下下的发凉,那时突然无名的紧张起来,好像要被宰杀的动物,麻醉师告诉我会有点难受的同时针就刺进我的腰里了,我的右腿不自觉的膝跳反射了一下,他们好几个都说“不要动!一会儿就好了.”我答应了一声好,然后被翻转成正面姿势。肚子上围了口字型的布片,胸前也被挡上了一块布,主刀大夫进来了,是2位大夫,一左一右的站在我旁边,她们和麻醉师还有2名护士都在聊天,很轻松的样子,看了我肚子的妊娠线后还猜测是男孩,我的腿已经石化了,什么都感觉不到,肚子也是,不过我还是全神贯注的想感受一下肚子被划开的感觉,可是我听到的已经是扑哧扑哧吸羊水的声音了,而且羊水还留了出来,身体的两侧都感觉热乎乎了,我竖起耳朵听桐桐的哭声,一直没有声音,两个主刀大夫一直在互相说着话,说我羊水很多,说有点大出血,又说有点子宫内膜异位症炎什么的,过了大概半分钟我才听到桐桐吭吭的哭声,然后一个大夫说了句:“看来我们猜错了。”我就知道了,桐桐是小女孩,那一刻我有些失望情绪,不太相信,怀胎十月我都坚信是男孩呢,后来大夫把桐桐抱过来给我看,知道我近视抱得很近,我就看到一个紫色的闭着眼的小人,不由得说:“怎么这种颜色啊?”医生说:“就是这种色啊,很正常啊。”又告诉我她有4100克,是个大胖闺女呢。
  然后桐桐就被抱走了,我也被缝完了针,等待接我下去的推床,那天很巧的是接我的推床都要等很久,大夫们在我身后聊天了,我想说声谢谢,可他们左一言右一语的聊得热闹,我一直也没插进话去,突然一阵恶心我不禁胸口起伏起来,自己捂住了嘴巴,麻醉师看到了赶紧跑过来说:“你别憋着,要吐快吐,偏头吐在地上就行。”我照做了,吐了一谈黄水,他们还怀疑的问我是不是吃过饭,我说没有啊,麻醉师说可能是体液缺失后跟药物的反应过大,过了一会儿推床来了,有个戴眼镜的男医生,很年轻的样子(仅凭声音和大致外貌推断),他自告奋勇的推我下楼,因为麻醉不能移动,他们一帮人用滑板把我从手术台上移下来,全身裸体在这种场合真是无所谓了,就这么在人前露了又露,出了手术室,看到了家人们,老公还是在给我照相,我没什么太大反应,麻醉劲还没过吧,在走廊的时候又开始恶心,我一下下的反胃,推车的男医生马上把头上的帽子摘下放在我嘴边让我吐,吐了以后他还开玩笑让我赔他帽子,我也开玩笑的回应说赔他个貂皮帽子,在电梯里他可能正视了我的脸,说了句:“眼睛挺漂亮啊。”可惜我还是没看清楚他的样子,应该之后感谢他一下,牺牲了帽子让我吐,而且吐的时候他还帮我拉着被子防止在外面走光,挺感动的。
  
  【住院部分】
  我被老公和大夫一起抬到我的床上,29号床,是个6人间的大病房,加上我有4名产妇,麻醉劲还没有过,而且我还在一阵阵的呕吐,妈妈婆婆和老公都在忙活着,我脑子昏昏沉沉的,一会儿桐桐被抱过来吸母乳,小家伙满身还有胎脂,并且还没怎么睁眼,不过倒是很本能的一碰到乳头就开始吸吮了,当天晚上妈妈留下陪我,病房里桐桐和对面床的小孩此起彼伏的哭闹着,因为喂不了她,一直靠妈妈冲奶粉给她,小家伙也吃得不多,倒是排出了一堆堆的胎便,第二天我开始喝生乳汁和鲫鱼汤,不过还是喂不了她,左手背输液,手腕扎着镇痛泵,身下是导尿管,刀口开始有感觉了,稍微一动就很痛,晚上基本也睡不了觉,乳房开始胀痛,摸起来有硬块了,拔了尿管后我在老公的搀扶下去厕所,感觉距离及其遥远,直不起身一步一挪的走到厕所里找到座便器,我就开始发晕,眼前发黑,可能一下子耗尽力气了,坐下后半天也尿不出来,又等了一会儿尿出来一点点,起身后我就晕了没知觉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听到老公在喊我:“那娜,那娜,撑着点,坚持坚持。”声音由远及近,我才慢慢睁开了眼睛,不知道怎么回去的,躺倒后我就开始睡,感觉全身疲累。桐桐当晚可能是饿坏了,哭闹个不停,妈妈一直也没睡觉的照顾她。
  第三天一早我的乳房已经疼得不行,侧面不能躺,摸起来跟石头似的,于是赶紧让老公找通乳师,跟护士说了以后,护士长不允许,号称她们就可以揉开,来了个小护士给我揉,那个疼啊~~!我双腿来回蹬在床尾板上,左手输着液不能动,右手就使劲的抓着床单床板,忍了又忍还是喊出来了,太疼了,护士挤了一下乳头说出乳了没问题,我让她先告一段落实在疼得受不了,等她走后我全身发抖,眼泪不禁流下来,正好可以搬单间了,我就让老公马上找通乳师过来,结果搬入单间没多久,护士长来查房,老公多嘴问了一句我现在的乳汁比较清是不是没营养,马上护士长就又开始揉我的石块乳房,非得挤出白色的乳汁给他看,我刚平静下来又备受“酷刑摧残”,眼泪哗哗的淌,已经无法控制了,老公居然还看着我笑,跟护士长开玩笑说我是“感激涕零”。我当时想杀了他的心都有!!真想骂人了!!婆婆抓着我的右手,我使劲攥着攥着,但是一点也缓解不了我的痛苦,等到护士长走后,我止不住的哭了大概有20分钟,没经历顺产的痛苦,但我觉得这种痛苦也到我的极限了,平静下来后头疼发热,一量体温发烧到38度了,真是把我气死了,下午通乳师来了,用的是贴片电流传导按摩,做了1个小时后,乳房里比较大的硬块都散了,舒服了很多,晚上就让小桐多吸吮,慢慢地乳房就软了,痛苦解除了。

提示:试试"← →"可以实现快速翻页X

本文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