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推荐
||||

复兴医院的产经 五个月小美妞出生记

2009-09-14作者:55bbs.com我要评论

感谢55会员“边败边转”发帖分享!

写在前面的话:

    我从宫缩到生用了整整12个小时,从进产房到生用了4个小时,从上产床到生用了3个小时。小妞差10克7斤。

    我的临床从进产房到生用了一个半小时,儿子8斤半。

    我生完后,医生这么嘱咐我:你不要和别人说,生孩子有多难。又这样吩咐我的临床:你也不要和别人说,生孩子有多容易。每个人的条件是不一样的,因人而异。

    说出这段经历吓唬大家可不是我的初衷,希望不要给准妈妈和未准妈妈们留下阴影。

复兴医院的产经 五个月小美妞出生记查看原图
出生第一天上午刚被护士洗干净推回来

    先介绍背景知识。我家住在遥远的通州,复兴医院住院部在一号线地铁木樨地站。在怀孕8个月~10个月的时间里,大部分的白天,我一个人在家,老公早出晚归的上班。

    我们不无担心的,万一我一个人在家发动了怎么办?万一夜里我发动了,我们是否能打的到车来得及去医院。莫非要动用120?999?这个问题,我们担惊受怕了2个多月。

    11月27日,周二,常规产检。我已经是40周多了,我打算顺产,当时看过一些姐妹的产经,看来看去生的话不就是疼吗?有那么疼吗?吴大夫检查的时候,我特自豪的说“打算顺产”,吴深深的诧异的看了我一眼。这让我觉得很勇敢,不就疼那一阵嘛,谁没疼过。

    老公陪我坐地铁一起去。检查完毕,吴建议,宝宝太大了,如果顺产的话,不能再等下去了,等更大了,生的费劲,建议药物催产。我们虽然等的心急火燎,但都崇尚最自然的生产方式,让宝宝自己出来。从没想过动用药物,人为的促进生产。

    我们也想过最美的事就是产检直接留下来,这样免得在路上耽误了,万一上班高峰呢,万一来不及生在路上呢。没办法老公做媒体的,见这号新闻多了。

    大夫的话,让我跟老公傻了,分头惶惶然打电话。家里跟医学沾边的人都接到了我们电话,药物对孩子有无副作用。其实俩人心里都有了答案,只是准父母的紧张心情,让我们接受不了这个突然的消息。

    当然,后来的电话也只是让我们确认了自己的想法。妈妈说听医生的。一个外地当大夫的亲戚也说,没关系,该用药就用,顺不了,就刨,不要有心理障碍。决定中午吃完饭,下午就办手续,住院,打算用药催产。

    11月6日在复兴医院等待彩超。此时医院里只有三人间,在排队单间的本本上签了名字,领上了病号服,老公抱着一堆东西就送进了病房。而我,则被拉到前台后的小屋子里备皮,灌肠。经历过的妈妈们都知道。从病床上一下来,我就捂着肚子往病房奔。经过系列检查,我轻微宫缩,频率有了,但幅度不够。已经开了一指尖。我和吴大夫确定不用药催产。吴检查了我的条件,宫颈比较厚。断定当天晚上没戏。于是老公放心的去上班了。

    我的床铺靠着门,紧挨着我的姐姐29岁,和我一样,她的老公也在家加班加点的工作,争取在她生之间把活干完。陪着她的是姐姐。她现在跟没事人一样聊天,偶尔肚子有点疼,和我一样她也开了一指尖。吴大夫说她条件比较好,今天夜里估计就有戏。她要给我们俩当晚都打针安定,帮助宫颈软化,晚上好好休息,积蓄体力生。

    11月28日,做B超,估重7.2斤。老公陪我做完B超,就又往单位赶了。宫缩是中午12点多启动的,那时病房里就我一个人。头天夜里少于四个小时的睡眠,让我的宫缩很痛苦。又困,又疼。怀疑自己是否有力气生了。按照大夫的说法,我是夜里有戏。

    离夜里还有七八个小时,我已经困的七荤八素了。下午三四点钟找吴大夫,她给我三个方案:1、用进口药,软化宫颈。帮助启动宫缩……但现在已经开始宫缩了,用这药没那么必要,贵还是自费药。2、用催产素,现在就进产房,一直挂吊水到生。家属不能陪同。我情感上接受不了,即便最艰难的时候,他不能陪我,至少开宫口前几指,我希望他在我身边。3、物理方法,用手帮我拓宽宫颈,这样我就从一指变成了一指多,然后灌肠加强宫缩。而后再打一针安定,让我睡上一会,恢复一下体力,同时也能软化宫颈。我选择了最麻烦的最不舒服的3。

    一针安定下去,头立刻昏昏沉沉,我以为像第一天那样倒头就睡,谁知躺下去疼的没有一丝困意。我比先前更困了,也比以前更疼了。我真想不负责任的睡过去。睡完再面对。躺着,疼痛不见缓解。坐着,似乎好受一些。我坐在凳子上,他坐床上,环抱着我,阵痛起来我用力抓住他的双臂。他不忍心看我疼成这样,但又不知所措。我疼起来,压根不想让任何人碰。但又想让他始终陪我。他想为我做点什么,但不知道该做什么。疼的间隙,听到一个好消息。我们的单间终于排到了。就在原病房的对面。

    八点,进了产房。进去前,拼命往肚子里狂塞巧克力、包子。还有两个鸡蛋,我实在吃不下,老公坚持让我吃。生怕我吃的少,体力不够。我忍着硬塞了吃下了,立马全吐了出来。

    产房,没想到真实的场景是这样,趁着宫缩的间隙,我大步流星一个人往待产房狂奔,他带着红糖之类的东西在身后赶,忘记走进待产室有没有回头,甚至没来得及和他说句话道声别。我实在是疼怕了,担心疼起来,没办法直起腰俩。到了待产室,至少可以躺着。

    我是第三次来到待产室,还是上两次的那个房间。第一天是27号下午,一个人躺在屋里,肚子几乎感觉不到疼痛,隐约例假一样,我期待着那就是传说中的宫缩,心里一再纳闷怎么不疼。护士说,是有宫缩,强度不大。 心里暗爽,看来,来得正是时候,无需再用药催产了。第二次,已经是28号下午,开一指。除了我,待产室还有一个正在痛苦呻吟的产妇,我看着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她始终都在不间断的疼着。依旧纳闷,为什么我不疼。

    这是第三次,还是那个待产室,可是感觉屋子突然变得很冷。护士把床的两端扶手立起来,疼痛降临时,我就用双手抓住床的两侧往外推,往里抓,把被子往下蹬,头发、衣服全汗湿了。疼痛减轻时,感觉彻骨的冷,凉到骨头里。用脚把被子勾起来,搭在腿上。反复一再。生完宝宝后,我的双臂有种运动过度的酸涨,几天后才消。这是后话。

    当时我很后悔很后悔。早知道有这么疼,我没勇气选择顺产。现在已经不能放弃了,要不然前面的罪就白受了。再说,现在放弃,多丢人呀。不知道能不能用无痛,但已经这么疼了,用了又能怎样。之前帖子里看到过别人的经历,开前几指的时候,就连十分钟都特别漫长。我,压根没去留心墙上的钟表。隔上许久才去看,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再看一次,一个小时过去了,疼让我把注意力都放在疼上。用力推拉栏杆似乎能够缓解我的疼痛。可我又担心现在把力气都用掉了,生的时候该怎么办?又疼又清醒。一个人承受疼痛。并且孤单。护士偶尔出现一次。看一下监护的数据,或者喂我点红糖水。每次出现,我都跟抓住稻草一般问这问那。“我十点钟能开全吗?”“估计没戏”“十一点钟呢?”“有希望。”

    八点四十,检查开三指。进产房人工破水,觉得眼前亮起曙光,看来离娃的出生很近了。以为进去了就不用回去了,惦记着录音笔,要录下娃第一声哭。护士说,拿着呢。又问拿这干嘛?我说了原因。护士似笑非笑,只要你当时还有精力。

    刚躺好,破水之前,手机就响了。哭笑不得的拿着手机看,是老爸电话,原先和他们说今天肯定能生。
难怪他们这么焦急。护士也哭笑不得。我赶紧说“上产床破水了。”匆忙挂了电话。破水并没想象中的疼,听护士评价“羊水很清亮”。又放了一层心。我的生产知识都是零零碎碎的。羊水清亮就是好的,假如浑浊就有胎便,婴儿有窒息的危险。以为破完水就离生产不远,谁知道随后我又被赶回了待产室,继续疼。“什么时候才能开全?”“你想大便的时候。”盼望着,捕捉着,生怕错过。这时候,大便的感觉也这么美好。

 

提示:试试"← →"可以实现快速翻页X

本文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