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推荐
||||

复兴医院的产经 五个月小美妞出生记

2009-09-14作者:55bbs.com我要评论

 

复兴医院的产经 五个月小美妞出生记查看原图
这是出生50天穿着姥姥做的红肚兜

    临床的产妇举着手机发短信,时时困惑的看看我,继续发,神态安详。抽空还问我,“你开了几指?是不是破水之后更疼了?”我愣了一下,疼的压根顾不上思考这个问题。想了想,果然是有区别。破水前我是阵痛,破水后,我是接连不停的痛,连喘息的功夫都少有。这么分析出来,感觉更疼了。护士检查她,已经默默开了两指。人和人就是不一样,我开一指的时候就已经在床上翻滚,搬着凳子在楼道里走,边走边疼。疼的又想让他安慰我,又不想让他碰我。可怜的宝爸,根本就无所适从。我的一指状态整整持续了快一天。
人家破了两指跟没事人一样。护士派她出去溜达溜达,加强宫缩。人家利索的穿上衣服,出门了,真让人羡慕。这产房来去自如。

    继续默默一个人疼。热,满头大汗。冷,浑身哆嗦。整个人跟筛子一样,瑟瑟发抖。隐约捕捉一丝便意,如获至宝的叫护士。我已经不敢大声叫了,怕引发更剧烈的疼痛。就拜托临床帮我喊,她已经溜达回来了。护士来了,检查,开四五指。失望,这两个小时,才开到四五指。遥遥无期,当真等到11点,才能上产床?护士说,我来帮你。然后手伸进去一通搅合,就听我的惨叫,疼,但还得老老实实配合。人家利索的搅合完,说,七八指了,走吧。

    尿完,肚皮上绑着胎心监护的带子,光着屁股,从待产室走到产房。心想,从门外面能不能看到我这个样子。难怪这产房不允许家属陪同。再次上了产床,动作比第一次娴熟的多。看了时间,九点半。开始生。怎么生,似懂非懂的。“俩脚放脚蹬上,抱膝。”有护士教导。可我怎么都感觉使不上劲。劲都用在抱膝盖上。有护士魔术一般在屁股两侧变出来两个扶手。让我握住,我可以用力握住它,努力拉。“像拉大便一样。使劲!”“什么时候使劲?”“肚子疼的时候。”靠!“肚子不疼就歇着,疼起来再使劲。不疼,你使了也白使。”

    一边疼一边使劲,一边听护士说话。虽然比刚才更痛苦,但时间过的更快一些了。起码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了。我拉着扶手努力使劲,另一个护士过来了,“抱膝……”没多会,又有护士说,“抓住扶手……”没多久,发现放右腿的架子,最外面一层皮套掉了。这么不禁用?还是我用力过猛?护士说,以前就是坏的。只能光腿搭在铁撑子上了。好在后来,有人找了新的皮套给换上去。

    起初,屋子里只有两三个护士。在距离我十米左右的地方,面对我坐着,一边说话,一边观看。“我想大便……”“很正常,胎儿压迫的……”护士坐在原地。“大便了……”感觉自己拉出了两坨小巴巴。“没事,没人嫌你……”我暗想,我知道正常,我也知道你们不嫌我,可怎么不来帮我处理。我自己嫌自己脏呀。

    后来发现我生的挺慢。就时不时的过来查看,用手指划拉一下。再后来,屋子里不停有人穿梭……不知不觉,我的周围围了一圈护士。也许有不少实习生,来见识一下特殊病例。“枕位不对……”有人用手指划拉着娃的脑袋,试图把娃给掰回去。“努力把我的手挤出来……”“肚子整个偏到右边去了……”有人努力掰我肚子,试图把娃从右边掰到中间来。“你看你自己身体是歪的,躺正了……” 我压根感觉不到自己的扭曲,按照一个声音,来挪动笨拙的大象身体。有人用双臂交叉,放在我胸下肚皮之上的位置,跟着我使劲的节奏,往下压,往后推……一边推一边说“我连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按肚子的人更换了几拨。不同的声音在耳边晃悠。有人说“我从这个角度使不上劲。”

    “肚子不疼吗?”护士奇怪我的片刻安静。我宫缩起来很奇怪,肚子始终就不疼,只有小腹疼。小腹一直在疼着,我分不清楚哪些是她们制造出来的疼,哪些是真正的宫缩。索性,只有一疼的厉害,就使劲吧,多余的用力,总比不用力要好。“看到头发了……”“有产瘤……”似乎看到过产瘤这个名词,自然分娩中挺常见一种情况,不过心里还是担忧,多问了一句“产瘤严重吗?”“多长时间能好?”

    在意念中,又过了半个小时,“看着头皮了……”我那么用力,再加上护士们的助力,可宝宝却走的那么慢,这不免让护士们有些困惑……“脐带太短?”“好象有个坎,应该能过去这个坎呀……”“脐带绕体?……”毕竟是我的肚子,谁也看不到里面真正的场景。一切都只是猜测。“实在不行就得用产钳了。”我一听这话,心都皱把起来了。紧张呀,我跟他都看过一个纪录片,一个宝宝在生产过程中被使用了产钳,伤到了脑部的血管,导致脑瘫。

    我心里那滋味,想,一定要生出来,生出来,生出来……要是动用了产钳,我非得后悔死,没有选择刨腹产。我想到过半道生不出来,有可能再刨受两重罪,想到过可能出现的危险,大出血之类的……但没想过动用产钳,我对自己的力气很有自信的……但从没想过生起来这么费劲。

    后悔呀,不该不听医生的建议,没用那种进口药,帮着软化宫颈,也许能帮着生的快点。抓住每次宫缩,管它是不是真正的宫缩。接连使劲,生,生……还心生纳闷,为什么没有人帮我侧切?遥遥无期?我在产房卖力生的时候,老公也在门口焦急的等。

    有人说,“吴大夫到了没?”我一愣。觉得不妙,又觉得有些希望,盼着她快点到。事先无意间问过,吴大夫不管接生,除非有什么问题。眼下看来,我这就是有什么问题了。意念里又过了半个小时,吴大夫到了。护士们开始忙乎开了。 挪动灯光,移动产床,感觉身体平行于地面,双腿冲着天花板。冲着天花板使劲……”还没怎么用力,就听哗啦……好像产床上什么东西被打翻了,那感觉似乎产床塌陷了一半。护士们也惊了一跳,忙着处理。我肚子又疼了起来,不知道这时是该使劲呢,还是等她们处理完再说。好在很迅速就搞定了。我能感觉到被聚光灯照射的温度。接着是被打上针麻药。再接下来就应该是侧切,但丝毫感觉不到疼痛。

    和护士之前不一样,吴大夫是从我右侧开始按压肚子的。她的出现也让我看到希望,我趁空按了录音笔的录音键。而后抓住每次宫缩的机会,全神贯注的使劲。那一瞬间,我没有她们描述的肚子一空,非常爽的感觉。也许注意力全在用力上。只觉得所有人围在我身边的人全转移到下半身。我想,娃应该生出来了。可还是不确定,就问吴,“生出来了吗?”“生出来了,你没听见哭吗?”“怎么样?”“不怎么哭,可能生的时间太长。有点缺氧……”果然听到很微弱的哭声,就像小猫叫,半晌才轻轻“阿”一声。

    从宫缩到上产床到缝针,前后六七个小时,我都不停的在发抖。全身哆嗦,控制不住的抖,尤其是双腿。缝针的护士长说让我抖的眼晕。我也怕她眼晕,把不该缝的位置缝了。尝试深呼吸放松,但维系不了几秒钟,继续跟抖筛子抖。带着没有挂完的点滴。我哆嗦着离开了产床,上了一张准备好的病床。护士帮我穿上了裤子,盖上了被子,收拾的人模人样了。至少看上去不像产床上那么狼狈了。

    我被推到产房门口见老公,宝宝还在吸氧。护士出门喊了几嗓子“家属……家属……”没人应。我拨了他的电话,他一会就出现了。我继续话唠个没完,说呀说呀说呀,说到产钳那段,我眼泪刷就下来了。我说我当时真害怕呀。他知道我害怕什么……

    宫缩疼的在床上挣扎的时候,我没疼的掉泪。在产床上努力生的时候没功夫掉泪。生完了,见到娃的第一眼,也没激动的掉泪。所谓比生还要疼的按肚子,也没掉泪。可现在生完娃,回想起护士提到有可能用产钳的那幕,真真后怕,控制不住眼泪。

点击查看原帖

 

(责任编辑:55资讯E)

提示:试试"← →"可以实现快速翻页X

本文导航